[负气出走被死亡]_男子负气出走被法院宣告死亡,14年后亡者归来

14年前离家出走,女儿还是小学生。遍寻无果、销声匿迹的这名父亲,最终被法院宣告死亡、公安机关注销户籍信息。然而,他近日却突然出现,在镇江新区大港街道,上演了一出“亡者归来”的“惊喜剧”。那么,家人作何反应?又当如何死而复生? 14日,记者从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获悉,经事件的主角丛雋(化名)女儿的申请,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日前适用特别程序审理了这起案件,依法撤销了宣告死亡判决,在法律上宣告丛雋“复生”——至此,这名已经被判死的父亲,真正实现“亡者归来”。
剧情很意外
男子负气离家出走,法院宣告“死亡” 法院方介绍,2003年5月,时年35岁的丛雋,因生活琐事发生家庭纠纷,便独自一人负气离家出走,之后便再未与家人联系。丛雋家人苦苦等待、多方找寻,却音讯全无。后因征地拆迁,丛雋需要作为户主签字,2010年2月,丛雋20岁的女儿,便向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申请宣告丛雋死亡。 法院随即向丛雋所在村以及派出所核实,并最终确认丛雋确实已经出走7年、下落不明。此后,法院在《人民法院报》等新闻媒体发布寻人公告。至2011年2月,一年公告期届满,但仍然没有丛雋的任何下落。 据此,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依法作出宣告丛雋死亡的判决。
遇检查发现“被死亡”,同意遣返回老家 但谁也没想到,意外在14年后出现。 2017年5月,已被宣告死亡多年的丛雋,却突然出现在了家人面前,这让家人喜出望外又大吃一惊。 法院方告诉记者,经过询问,原来14年前离家后,丛雋就辗转无锡、江阴等地打工,后来在内蒙古落脚定居。但期间他一直没和家里人联系,这样一过就是十几年。 2017年5月,丛雋在内蒙古一家网吧上网,遇到民警检查,要求他出示身份证,他无法出具。公安机关查询发现,他的身份信息已经被注销,经多方咨询,丛雋方才得知他的家人可能已到法院申请宣告自己“死亡”了。 由于已被宣告死亡,从法律意义上,丛雋已经不具备自然人的权利义务,这样就成了“黑户”;并且,这给丛雋的生活已经并将继续带来诸多不便。 经过慎重考虑,“被死亡”的丛雋同意被遣返回到江苏镇江新区大港老家。
法院撤销死亡判决,男子上演“亡者归来” 阔别14年,丛雋记忆中的老屋早已不在、家人邻居也都不知去向。后来,他通过公安机关、大港街道等多方查找家人,终于找到了女儿。看到如今长大成人、早已没有小学生稚气模样的女儿,丛雋一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…… 6月的一天,丛雋和女儿一起来到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,寻求“起死回生”的帮助,同时申请法院撤销对丛雋的宣告死亡判决。 法院受理后,迅即展开多方调查。近日,在查明各方事实的基础上,依法作出了撤销丛雋死亡宣告的判决,让丛雋从法律意义上“死而复生”。
结局很伤感
“死而复生”后,
他重新踏上流浪之旅 采访中,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立案庭蒋平庭长告诉记者,“亡者归来”有专门的法律术语,叫做“撤销宣告死亡”。“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宣告死亡是指公民下落不明满四年,或者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满两年,经配偶、父母、子女等利害关系人申请,由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一种法律制度。” 蒋平法官说,如果一个人长期下落不明,他(她)的近亲属将面临很多问题,如无法处置家庭财产等。本案中,就出现了征地迁拆需要丛雋签字的情况。如果被宣告死亡的人重新出现或者确定没有死亡,法院经申请将撤销死亡宣告。 同时,随着死亡宣告的撤销,被宣告死亡的人应恢复原有的人身权利和其他权利义务,在法律意义上“亡者归来”、“死而复生”。 不过,记者设法联系采访丛雋及其女儿,却未果。   即便是跟女儿到法院来恢复身份和信息,年近5旬的丛雋,也不见有多高兴,对于家庭问题,更是不愿意多提及。“作为一名精神健康的成年男子,当时女儿还小,他离开家这么多年,包括初期就在江阴、无锡等地打工,他连一个电话都不愿意打给家中,可想而知丛雋是多么不愿意面对家人!一个男子,要经历多大的事情,承受多大的伤害和痛苦,才能够‘绝情’做到这一步?”蒋庭长说,丛雋到底心灵受了什么伤害,他们也无从问起,也不好多问。 事实上,蒋庭长说,丛雋被宣告死亡后,其妻已经离家,并且又重新组织了家庭。而就从丛雋很少使用身份证及身份信息等各方面来推断,包括他的居无定所,丛雋在外流浪也过得十分辛苦。 蒋庭长还透露了一个最新信息:在身份信息等恢复后,对镇江及家庭已无多少感情的丛雋,又离开了女儿和镇江,又踏上了再回内蒙古的流浪之旅,“从这个角度上说,目前他又重新恢复了‘消失’”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mments are closed.